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冬天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开朗、善良、幽默、能和任何年龄段的人成为朋友,喜欢巴尔扎克、大仲马、小仲马的作品。喜欢和朋友聚会。(不分年龄段)退休后仍在朝9晚6忙碌而快乐的工作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九眼楼-黒坨山的快乐  

2011-12-06 22:3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上周六自由队的活动是九眼楼-黒坨山-四海镇穿越。因为头天市区下了雪,大家都以为山上的雪会更大,都梦想着去拍长城的美丽雪景,一路上都在兴奋地议论着。没想到大家都被老天爷给忽悠了,等到了山下,下车一看,连一点雪渣都没有,只有山里刺骨的寒风,着实把我们冻得够呛。大家一路上说笑着开始向山上登顶。在西北风的吹拂下天空湛蓝。

九眼楼-黒坨山的快乐 - 冬天 - 冬天的博客
  
一路上大家兴奋地拍照,尽情欣赏着美丽的景色和壮丽的长城!
九眼楼-黒坨山的快乐 - 冬天 - 冬天的博客
 
我和烛影摇红、飘怡因为体力不佳,一直走在最后
九眼楼-黒坨山的快乐 - 冬天 - 冬天的博客
 
      老付哥一路上只顾着拍照,欣赏美丽的景色,连不知何时丢了一个镜片都不知道,直到赢富为他拍下这张照片,把我们大家笑的前仰后合时才恍然大悟,怎么看东西有点别扭。哈哈哈!
九眼楼-黒坨山的快乐 - 冬天 - 冬天的博客
 
大约11点多我们到达九眼楼,大家拉开队旗合影留念
 
九眼楼-黒坨山的快乐 - 冬天 - 冬天的博客
九眼楼-黒坨山的快乐 - 冬天 - 冬天的博客
 
九眼楼-黒坨山的快乐 - 冬天 - 冬天的博客
 
 
         之后我们继续向黒坨山前进,在黒坨山的大草甸上吃完午饭。
 
九眼楼-黒坨山的快乐 - 冬天 - 冬天的博客
 
        我们开始下撤,这时阴面的山坡上开始有了厚厚的积雪,我小心翼翼的走着,还是做了一个滑梯,玩了一次童年的游戏滑雪。好在雪路并不长,没走多远我们就开始走上了铺满落叶的小路,厚厚的落叶踩在脚下,软软的十分舒服,后悔当时急着赶路,没拍下来那铺满落叶的小路。下午四点左右当我们快走到石窑村时,前边的强驴们已经到达石窑村大桥,毛酷的手台传来孙队消息,说是有老乡的一辆农用车可以把我们送到四海镇,每人一元,让我们加快速度。当我们到达桥头时,,桥头有一座当地老乡卖药材的房子,只听老乡说四点五十分有一辆直达延庆县城的公交车。这时队员们开始有了分歧,以翟哥、善待等为首的强驴们决定不等这将近一小时的时间,要用这时间走到四海镇。以萤火虫,雪绒花为首的急脾气的8位强驴,租了一辆小面,和人砍了半天价,最后以每人五元成交,也走了,剩下我们十几个死等公交车的人,钻进了老乡的房子里,屋子里炉火旺旺的,火炉上的开水冒着热气。大家惬意的坐在老乡的热炕上。烤着火炉,喝着小茶,聊着大天。看看翼龙大哥和毛酷有多惬意。
九眼楼-黒坨山的快乐 - 冬天 - 冬天的博客
 
九眼楼-黒坨山的快乐 - 冬天 - 冬天的博客
 
      快到五点时,不知谁喊了一声,车来了,我拎起包就往外走。出了门,看见一辆刚刚到达的公交车,只见几个武装到牙齿的强驴从车上走下来,我心想真是强驴,这么冷的天还来扎营,真是强啊。正羡慕时,忽然觉得这几个人怎那么面熟呀,仔细一看,原来是刚刚包了面的走了的萤火虫、雪绒花等8位强驴。顿时把我们大家都笑喷了,上车后还止不住的笑,惹得司机师傅直向我们提抗议。原来他们只是坐着小面到四海镇逛了一下风景。上车后,萤火虫、雪绒花还特自豪的告诉我,他们因为某种原因还省了公交钱,只花了面的钱。晚上7点左右我们到达德胜门,结束了一天的快乐!这一天有大自然带给我们的快乐!也有我们自己制造的快乐!据说到达德胜门后孙队、翟哥、还有萤火虫因为要去东直门取车,还发生了一些更快乐的故事。不过这故事只有期待三位当事人自己讲了。我期待着下一次快乐!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8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